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社会正文

波音开除CEO止血!从大受欢迎的737 MAX客机变成恐怖「危机」,原因来自于「节省成本」

7a57a5a743894a0e2019-12-28153

曾经是世界上最受欢迎单走道客机的737 MAX,却在连续两起空难中,夺走346条人命,甚至危及整条「波音产业链」,让欧洲劲敌空中巴士(Airbus)蚕食鲸吞市场。



事件发生以来,波音因为软体设计瑕疵无法修复,本月初宣布全面停产737 MAX。距离第一起空难发生至今,已经超过一年时间,波音高层始终无法搞定这场危机,就在圣诞节前夕,波音公司宣布执行长米伦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 )遭到撤换,2020年1月13日正式生效,将由现任董事会成员卡尔洪(David L. Calhoun)接任。



这项人事命令,真能带领波音,走出这场创业103年以来最严峻的危机吗?



只向利润看齐,公司文化种下悲剧恶果

今年三月以来,波音股价已经下跌超过20%、损失超过90亿美元(约2,700亿新台币),执行长米伦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因为无法解决737 MAX 的烂摊子,在本周正式遭到撤换。



回顾2019年,波音公司整体表现深受737 Max 影响,在这份人事异动声明中,波音表示,为了恢复各界对于公司的信心,以及加强组织内部沟通与透明度,期待透过调整高层人事拨乱反正,公司仍对于737 MAX 重返服务,充满信心。



过去一年,执行长米伦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承受各界许多的指责,他是这整起灾难中,万夫所指的关键人物。若要探究波音这场灾难,跟波音长期控制营运成本的内部文化,脱离不了关系。



▲波音执行长米伦伯格(Dennis A. Muilenburg )因为无法解决737 MAX 的烂摊子,在本周正式遭到撤换。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737MAX这款机型,是在上一任执行长詹姆斯·麦克纳尼(James McNerney)任内打造的产品,来自通用资本(GE Capital)的他拥有深厚金融背景,是第一位没有航空制造业背景的执行长,非常知道如何帮公司赚钱,在2005年就任时,波音的销售净利润不到5%,在他的带领下,让波音的投资收益率从20%提升到50%,股价也稳定上涨。



麦克纳尼的目标:股东利润最大化,这样的文化就成为管理者与第一线工程师,在工作上依循的准则。



为维持公司营运绩效,波音开始竭尽所能节省成本开支,《彭博社》曾在报导中指出,波音把737 Max 的软体系统,以时薪9美元,外包给印度工程师,负责软体开发、测试。波音高层认为,自己已经是一家上百年历史的飞机制造商,多数产品都已经成熟,不需要大量资深工程师,从2013年起,便陆续裁撤美国数千名工程师与技术人员,以此控制公司营运成本。



波音的竞争对手空中巴士(Airbus),在2010年推出新世代单走道客机 A320Neo,采用节能引擎 Leap,因为良好的燃油效率,成为许多航空公司购机首选,就连将开航的星宇航空,也采用同系列的客机 A321neo。(张国炜为何说A321neo是正确选择,从波音财报看K董决策)



▲新世代单走道客机 A320Neo,因为良好的燃油效率,成为许多航空公司购机首选,就连将开航的星宇航空,也是采用同系列的客机 A321neo。
图片来源:星宇航空

波音当时为了不错失市场机会、节省开发成本,麦克纳尼决定用旧的737机型设计,直接搭配 Leap 引擎推出产品,但这当中有个大问题,旧的737机型并不完全适合 Leap 引擎。《彭博社》认为,种种节省成本的作法,都让波音在研发飞机时,无法贴近实际需求。

訊連科技攜手慧誠智醫,運用「FaceMe AI」打造AIoT智慧藥櫃



宣布无限期停产737 MAX,波音产业链陷入危机

波音737是一款非常受业界喜爱的单走道客机,是波音专为中短途航程设计的产品,737 MAX 则是737家族的第四代机种,拥有高燃油效率、高载客弹性等特色,推出以来更成为公司金鸡母,截至今年11月,订单超过4,500架,生产线排程一路排到2026年,是波音力推的新世代机种。



▲波音当时为了不错失市场机会、节省开发成本,麦克纳尼决定用旧的737机型设计,直接搭配 Leap 引擎推出产品。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不过从去年(2018)10月开始,印尼狮子航空(Lion Air)、衣索比亚航空(Ethiopian Airlines)的737 MAX 相继发生事故,导致346人不幸丧生,这款机型从今年三月起全球停飞,鉴识人员指出,事故的发生与「攻角感测器」、「自动防失速系统」的设计瑕疵拖不了关系。



这两起致命空难,引爆「波音产业链」空前危机。



飞机生产需要时间较长,位于西雅图南部的波音伦顿(Renton)工厂,累积订单已经排到2026年,因为波音内部迟迟无法解决问题,攸关人命安全,航空公司不是选择自主停飞,就是取消737 MAX 订单,工厂累积大量无法交机的飞机,《数位时代》今年四月实地走访波音伦顿(Renton)工厂时,已经能看见许多等待涂装的737 MAX 客机停在机坪上,生意更被竞争对手同类型客机 A320Neo 机型抢走。



▲《数位时代》今年四月实地走访波音伦顿(Renton)工厂时,已经能看见许多等待涂装的737 MAX 客机停在机坪上。
图片来源:高敬原摄影

眼看着737 MAX问题迟迟无法修复,日前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 (FAA)对外表示,2020年不会核准复飞。这个月初,波音董事会做出决议,将从明年一月起,无限期暂停生产 737 MAX 系列客机。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认为,停产的决定将造成波音重大损失以及长期风险,随即将波音的信用等级,从「A2」调降至「A3」。



波音目前在全球约有15万名员工,光是去年整年的营收就高达1,011亿美元(约3兆元新台币),支撑飞机生产的全球供应商,更是超过600个,停工的决定不只影响波音本身,更牵动整条「波音产业链」无数的家庭生计。



波音强调,生产线停工只是过渡时期作法,737 MAX 生产线上的1万2,000名员工,不会放无薪假,更不会被资遣。



▲波音目前在全球约有15万名员工,光是去年整年的营收就高达1,011亿美元(约3兆元新台币),支撑飞机生产的全球供应商,更是超过600个。
图片来源:高敬原摄影

民航机生产商的任何决定,都关乎成千上万的人命,过度追求企业利润,反而忽略最基本的细节,种种过度节省开支的策略,都是种下737 Max 悲剧,以及波音创业103年以来空前危机的恶果。《彭博社》评论,被撤换的执行长米伦伯格当然有必须负的责任,但更像是企业文化缺陷中的代罪羔羊。



新接任的卡尔洪(David L. Calhoun),过去曾担任公司董事长达10年的时间,是管理阶层中的老面孔,他是否能大力改革波音,外界都在看。



参考资料:Bloomberg、Boeing、CNBC



  • 本文授权转载自:bnext(数位时代)

Shares



Facebook LINE Twitter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