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头条正文

usdt充值教程(www.caibao.it):原创 穷途末路:特大号悲剧,云龙号航母淹没幸存者回忆

admin2021-03-0747

USDT第三方支付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穷途末路:特大号悲剧,云龙号航母淹没幸存者回忆

(上图)吴港三子岛岸边被炸倾覆的天城号航母

太平洋战争末期的日本遭遇巨舰淹没、大量职员损失的悲剧的次数可谓多如牛毛,1944年11月29日,日本更大同时也是那时世界上更大的航母信浓号被美军潜艇击沉。而云龙号航母的淹没也堪称是一场特大号悲剧。自己舰上的战死者便达到了1240人,而搭载的陆军空挺队、水师航空队的1500名左右官兵也只有极少数人获救,详细搭载及获救人数不明。云龙号被击沉后,另一艘运载樱花弹及其他物资的航母龙凤号也不敢去菲律宾了,只得将目的地改为台湾基隆港,厥后再也没有日军航母去执行自杀性的运输义务。

1944年12月17日,满载着三千余人和大量物资的云龙驶出吴港,18日早晨通过下关海峡,为了逃避美军还专门向西绕道,一直到了靠近中国沿海的舟山群岛四周东海海面。但19日下昼云龙照样被美军潜艇红鱼号(SS-395)给盯上了(美国大兵在潜艇内里用英语讲话,被云龙水中听音员听到),由于天气状况恶化,云龙难以实行对潜警戒。红鱼号捉住机会, 于16时35分在5400米距离上向云龙发射4枚鱼雷,有一枚直接掷中舰桥下方右舷舰体,云龙轮机舱停转、舰内断电,但航行暂无大碍,赶忙采取了损管措施。但十分钟之后,好像是在冷笑日军驱逐舰忙乱投下的那些深水炸弹与航母舷侧炮火射击百无一用,红鱼号潜艇发射的又一枚鱼雷再次掷中云龙号右舷舰体,引发了云龙机库中樱花特攻弹的连环大爆炸,使得舰体前半部瞬间被炸飞,破口处大量进水,舰艉翘起,很快淹没了。关于云龙淹没时的详细情形,引用曾在云龙舰上服役的航海士官、水师少尉森野广的回忆

(上图)1944年7月16日,刚刚建成、准备举行公试航行的云龙号航母

下昼四点半,舰内广播刚刚通知晚餐开饭,我好不容易睁开眼来,突然舰体凶猛颤抖起来,我连忙奔上舰桥。海图台的玻璃碎了,舰桥内里都是飞溅上来的海水,海图上放置的红色封皮信号书被打湿,航迹被染得斑斑血红。‘右舷舰桥下、主管制盘室遭雷击四周进水,发生火灾,舰内由于断电而幽暗不明,乘员各就各位,炮术科更先对潜射击,舰转满舵前进,两舷机械因蒸汽漏出而住手。’我方发现了敌潜水艇的潜望镜,右舷高射炮及机炮一同俯低角更先射击。……为了向佐贺机关长转达舰长‘马上开动主机’的指令, 我跑向靠近舰底的机关指挥所,舰内一片漆黑,我依靠着手电照明走下一级级梯子。因舰内防火门关闭,必须打开一个小我私家孔通过,着实不是容易的事。

我终于抵达机关指挥所,佐贺机关长冷静地说:‘航海士,蒸汽压力上来了,马上就能开动。’为了向舰长讲述, 我又跑上来。在左舷向航行甲板跑的途中,我突然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一下子腾空,整个飞了起来。想着‘啊,这下是死定了’便昏厥已往……醒过神来,水兵都往反偏向跑着,我正想着‘好新鲜’,终于看清楚舰体一部呈翘起状态。有谁在叫着‘航海士!’,然后将我那只被夹在航行甲板边缘铁板内里的右脚拔了出来,我便头朝下摔在机枪甲板上。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舰体大幅度向前倾斜着。我捉住机枪站起来,眼前十米开外的海面上,日高少尉正漂浮在那里。我高声喊叫:‘日高!’他看了看我但没有回应,一张红色的脸脸色很凝滞。我见他出不了声,想他是不是身体那里受伤了,也许他是在航行甲板上指挥向海中抛弃卡车的时刻,被爆炸波给炸飞到海里去的吧。就在那一瞬间,舰体发出一声沉闷巨响,沉入海下,我也一同掉进了海。……我拼命挥舞手足,但照样被舰体下沉的急流不停拖入海底深处。但不知怎么回事,我碰着了一股上升海流,海流恰似将我往上抛一样平常,我终于浮出水面。

云龙已不见踪影,只有许多漂流物浮在夕阳西下的海面上。四周有若干士兵在游泳,但看不见日高上尉,我捉住漂浮的孟宗竹(这是陆军特攻队员用来制作浅易竹筏的器械)随波漂流了一会,碰着了杉田二分队长等一群人,大约有十五六人。他用嘹亮的声音激励着我们:‘不要白白在这里死掉,起劲!’我的右脚不能动,终于照样与这一群人分开了。海浪很大,我被冲上浪头的时刻,像爬山一样能看到相当远的地方。能看到驱逐舰时雨、桧、枞,也偶然能看到海浪间士兵们的脑壳。滑落到浪底时,就只见周围绝壁似的海波,但其间照样能看到一两小我私家的脑壳。

我偶然用‘起劲呀’去打声招呼,但没有回音,仔细一看,那是肩上背着折叠式二式步枪的陆军士兵,只管穿着救生衣但已经溺毙了,只有钢盔露出在水面上。就在夜晚降暂且,驱逐舰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从上方垂下一根绳索,我连忙靠近将其捉住,然后上面的人更先拉,但由于绳索浸水太滑,才拉上去一米我就又掉回水中,效果反而一下子潜入海里,被压在驱逐舰底下,喝了许多海水,极其痛苦。我想:‘不能获救也就算了。’便从驱逐舰旁游开了。

可过了一会儿,驱逐舰又靠过来,这一次我看到眼前落下了绳梯,有一小我私家捉住它获救了。‘这个我也能捉住。’我这么想着,又靠上去,手指刚刚碰着绳梯中心的横木,驱逐舰就被海浪推向反偏向并大幅度倾斜,我的两手将所有力道都用在指尖上,支持从海面上被拉起的身体重量。若是手指没捉住,又要被压到舰底去了。终于,驱逐舰又向这一边倾斜过来,上面叫着赶忙上来,于是我紧紧捉住绳梯向上攀爬,终于爬到了舰上,这是枞号驱逐舰。我的右足无法发力,马上倒了下去,两名水兵搭肩搀扶了我。我看了看右脚,脚腕处完全被切开,可以瞥见白色的骨头。

(上图)云龙号航空母舰线图

第二天早晨,对马少尉前来探望,他说幸存者在时雨、桧、枞三艘舰上合计有142 名,以小西舰长为首的士官都不在其内。昨夜时雨一直在攻击敌潜,而桧、枞起劲救助幸存者。纵然有离开了舰的人,在那样漆黑且风浪很大的环境下,也只能在‘东中国海’与云龙共命运了吧。第52驱逐队进入台湾高雄港, 我躺在担架上被转移至水师医院。桧、枞很快又向马尼拉进发,两周后的1945年1月5日, 两舰在马尼拉西方海面被敌飞机攻击淹没,时雨在1月24日被敌潜水艇击沉,云龙与其护卫军队全军尽没。……数日后,香椎乘坐其他海防舰加入护卫船队,航向法属印度支那,遭敌潜水艇攻击淹没。末次少尉也战死了。云龙的幸存者厥后转属各艘舰艇,再次出战,很大一部分照样战死了。”

云龙的淹没位置在北纬29度59分、东经124度03分海域,1945年2月20日被除籍。

本文摘自《日本航空母舰全史 》

网友评论